中小支付机构的生存状况:中年人尤其困难

当人们到了中年,他们从上到下变老了,从下到上变小了,他们的职业生涯也遇到了越来越多的瓶颈,这使得事情变得特别困难。

目前,中小型支付机构很像中年人。他们面临着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防范风险的压力。他们还需要在日益巩固的市场结构中找到突破。这并不容易。

那么,中小型支付机构的出路是什么?从巨人订单接收市场的价格混乱开始,微信支付团队在新年伊始发布了《关于规范微信支付伙伴扩大商户费率的公告》,重申微信打击低费率扩张商户的决心。

该公告基于2017年底央行发布的281号文件。

在第281条中,中央银行明确要求支付机构:”不得滥用该机构及其附属企业的市场支配地位,排斥或限制支付服务的竞争;不得利用低价倾销和交叉补贴等不正当手段扩大市场。”

当时,这一规定被视为对支付巨头扩大市场的长期补贴的一种对策。2018年,正是支付巨头大力支持和推动这项规定。

对力拓客户的补贴是好是坏,是不一样的。偶尔改变是很容易的。

正如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所说,“很可能今天的每一种邪恶都曾被视为一种品质——一种使个人、家庭或群体得以生存的美德”。

杜兰特进一步解释说,当人类社会处于狩猎阶段时,人们必须随时准备狩猎、战斗和杀戮。有些男人必须同时拥有几个女人。每个男人都会让女人频繁怀孕。因此,在为生存而战的时代,好战、残忍、贪婪和欲望是一大优势。

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的罪恶可能是他崛起的遗迹,而不是他跌倒后留下的耻辱标记。

同样,目前被视为违反法规和扰乱市场秩序的“补贴”方法,在市场初期曾对大型赛马圈做出巨大贡献。

补贴扩大市场,一方面可以迅速增加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它会在行业中造成损失,拖累弱势竞争对手,吓跑潜在的进入者。更重要的是,这是财政实力。只有巨人才能负担得起比赛,只有巨人才是最终的受益者。

然而,当巨人开始站出来呼吁市场的合理发展并反对补贴时,这通常意味着市场结构已经确定。

在上述公告发布之前,微信还发布了《抵制“零税率”和维护服务提供商市场健康发展的建议》,鼓励服务提供商报告“零税率”和“低税率”以扩大商户行为,并毫不犹豫地终止合作作为最终惩罚。

对收单服务商和收单机构(包括银行)而言,在拓展商户时,若不能同时聚合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用户不方便,商户也不答应,这就是巨头们的底气。对于订单收取服务提供商和订单收取机构(包括银行),如果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扩展商户时不能同时聚合,用户会不方便,商户也不会允许。这是巨人的信心。

可以让竞争对手免费为自己工作,在这个时候,支付巨头拥有某种发行银行的地位,同时也是一家超级大银行,彼此之间有真正的竞争吗?当一个人无法以任何方式赶上你时,他不再是你的竞争对手,而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对于中小型支付机构来说,支付巨头是相似的。

这是当前的支付市场模式。

C侧的模式已经决定,但B侧不是一个新的战场。既然是不可逾越的,那就绕道而行。

2017年左右,互联网巨头们往往从支付开始他们的金融布局,这不仅可以建立一个基本的金融账户系统,而且是最佳的资金流入口,一度导致支付许可证的炒作。

进入2018年,人们感觉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没人再谈论付款了。现金贷款已经成为像今天头条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进入金融业的主流选择。

相应地,对车牌支付的大肆宣传迅速降温,一个车牌也被清除了。以前不可能再出现数十亿美元的场景了。

新的互联网巨头可以避免,而以支付为主要业务的中小型支付机构却无法避免。改造B侧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问题是乙侧和丙侧是同一事物的两面。

在典型的支付过程中,手续费从消费者或商家处收取,并在收单方、发卡方和清算机构之间进行分配。

直接连接断开后,唯一合法的清算组织是银联(UnionPay)和互联网连接,支付机构只能靠近收单方和发卡方。在高端支付领域,每个人都在争夺类似发卡机构的地位。B方付款只是收款领域的竞争。

从手续费的分配比例来看,发卡机构明显优于收票机构。例如,在96费率调整之前,发卡机构、收票机构和清算机构之间的分配比例为7:2:1。在一次交易中,发卡机构的收入是收票机构的3.5倍。

对于两大支付巨头来说,在占据了C终端支付领域的绝对主导地位后,它们也占据了发卡机构在支付产业链中的地位。

就中小支付机构而言,中方没有优势。乙方只是变成了一个收款机构,为发卡银行和类似发卡机构的丙方巨头赚取硬通货。正如微信支付所说,“微信支付目前没有业务拓展,服务提供商是微信支付的业务拓展”。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小型支付机构已经放弃了C端的竞争,开始在B端支付。他们只是沿着产业链前进,让生活稍微好一点。他们不太可能改变支付市场本身的模式,也不太可能在乙端创建另一个支付宝或微信支付。

一个例子是,自2003年左右支付行业开始以来,许多支付机构都把重点放在了B端,但经过10多年的精耕细作,B端行业还没有孵化出一个巨人。

围绕支付本身,很难做出新的设计。因此,每个人都开始谈论“支付+”,希望在支付的基础上叠加不同的增值服务,一方面增加利润,另一方面获得某种可以与支付巨头竞争的差异化竞争力。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付款+”。

“付费+”改造,可以称之为风口吗?在C端,“付款+”通常表示为一套金融服务,如金融管理和贷款,付款作为流程入口。从好的方面来说,“支付加”代表了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在支付的基础上,为企业提供企业资源规划、会员服务、营销支持、大数据分析、电子发票、融资和财务管理等多种服务。

“支付+”最大的市场想象是依靠支付数据的沉淀来拓展消费金融、小微企业融资等高利润业务,正如支付宝发展了蚂蚁金融服务、苏宁金融发展了苏宁支付一样。

然而,大亨们的一站式金融业务布局并不完全取决于支付能力,而是需要现场协助。

除了这些综合性的巨头,就纯粹的支付机构而言,如果他们在支付战场上输了,又怎么能在“支付加”战场上赢呢?首先,没有必要讨论高端市场的“支付加”。随着高端支付模式的固化,这个市场也固化了。

这里的C方不仅包括作为消费者的个人,也包括作为自营者的个人,即大量小型和微型企业。

B端市场的“支付+”怎么样?当然,在这里,大量的高端小型和微型企业应该被排除在低端之外。

从B的角度来看,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点,用户的需求大多是定制的,注重维护人的感情,琐碎而复杂,这不是巨人擅长的。

例如,为了拓展互联网金融领域,支付机构不仅需要提供支付渠道,还需要提供行业经常需要的类似的资金存款和管理业务(包括为银行存款和管理提供技术支持),而C端支付巨头不愿意提供类似的增值服务。

然而,在现阶段,支付机构的B端“支付加”业务在营销层面更为有效。更恰当的说法是,通过向商家提供几乎“免费”且不具有战略层面重要性的增值服务来扩大市场,将其称为“营销层面的创新”。

让我们以上市支付公司为例。

它成立于2006年,一直专注于B端支付。根据2015年以来的数据,金融技术服务收入的比重(主要包括账户管理系统、客户验证系统、银行存款和管理技术支持、风电控制能力输出等增值业务收入)。)反映“支付加”的比例并不高。收入仍然依赖于主要的支付业务,增值业务只是点缀。

就发展而言,随着B端中小支付机构布局的深化,它们也可以在占据足够大的市场份额后,扩大企业贷款等高利润金融业务。那是后者。

此外,由于支付巨头显然在B端发挥了自己的力量,带来了用户、场景、数据、科技和多元化业务的协同优势,尚不清楚中小支付机构在B端空的“支付加”的想象是否也会受到阻碍。

如何打破这种局面:主管说了太多关于万能钥匙的事情,总是谈论问题而不考虑如何解决它们。

然而,有些问题没有得到回答,金融是一个强有力的监管领域,监管者通常掌握着一把“万能钥匙”。

随着直接联系的断开和储备资金集中存放的落地,人们普遍认为支付行业即将进入正常监管阶段。

所谓监管正常化,大致可以理解为监管为行业运作设定了底线和框架。在底线之上和框架之内,监管将留给行业本身,监管将不再行使其绝对影响力。

如果这个行业处于健康发展的状态,自然应该如此。问题恰恰是,支付行业的运作,在直接联系和储备集中存放中断后,是否已经恢复?把这个问题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

最后,文章以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关于央行职责的一句话结束:“如果微观主体不健康,货币政策就没有良好的传导机制,宏观调控就缺乏基础。因此,中央银行必须关注和参与微观主体和金融体系的健康发展,体现中国金融机构改革开放、金融结构调整等进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