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发布:学前教育进入新的转折点

鲸媒新闻(文/秦布白)4月28日,21世纪教育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 蓝皮书指出,在满足国民教育的基本需求后,中国教育正在形成由公共教育、私立教育、课外培训教育、国际教育等组成的新生态。,具有多样化的教育需求和新的问题。 国家出台强化政策,解决课外培训热、民办教育和农村教育等突出问题,规范义务教育秩序,重建良好的教育生态。 其中,在学前教育领域,深化改革、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新政策已经得到了政府、行业、学校等多方面的解读和讨论。 以新政策的出台为标志,我国学前教育面临新的转折点,学前教育产业的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在职业教育领域,当前职业教育一体化的主要难点在于制度建设政策的集中化与区域一体化利益的多元化之间的冲突 新教育生态(New Ecology of Education):The Blue Book of Private Education Portrait指出,除了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特殊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和扫盲教育由国家组织和管理之外,还有巨大的教育空空间和市场,包括私立教育、课外培训、国际学校、海外教育、教育科技企业等类型和科目,这些主要是通过家长付费购买的教育服务。它们在“教育事业”之外形成了一种新的教育形式,并越来越多地与系统内的教育互动。他们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复杂,成为教育发展和教育治理的一部分。 (一)民办教育在早期发挥的主要作用是弥补政府教育经费的不足,发挥“拾遗补缺”的作用,近年来,民办教育更能满足不同群体(如高收入群体、农民工群体)的差异化教育需求 由于学前教育的不足,私立幼儿园得到了很大发展。 2017年,私立幼儿园占全国幼儿园总数的62.9%,幼儿园儿童占55.91% 在义务教育阶段,虽然全国私立小学学生仅占全国小学生的8.1%,但私立初中学生占全国初中学生的13%;然而,在一些地区,包括大城市的中心城区,私立教育的比例高达20%甚至30%~40% 私立中小学已成为学校选拔竞赛的主要目标,原有的优质公立学校已成为“二流学校” 结合房地产行业,“超级中学”是一个规模巨大、商业化程度高的恶性发展。 国家通过修订《民办教育促进法》,对民办学校实行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分类管理”的理念,规范民办教育的发展。 (2)近年来,由于课外辅导热,教育培训机构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损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教育公平。 2018年是教育部和相关部门大力管理教育和培训市场的一年。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金融与科学研究所进行的2017年中国教育金融家庭调查数据显示,全国中小学生参加校外培训的总体比例为48.3%(包括参加补充课程或兴趣拓展培训) 其中约30%由商业公司提供。 在个人提供者中,在职教师占一定比例。 课外学费平均每年4357元,是东北地区最高的。第二个是东部地区,每年3592元。然而,中部地区(1970元/年)和西部地区(1806元/年)的人均支出不到东北地区的一半。 城乡差距更为显著:农村学生的平均校外培训支出为419元/年,而城市学生的平均校外培训支出为3710元/年,是农村学生的近9倍。 据各级学生规模估算,全国校外培训产业总体规模已超过4900亿元。 (3)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s)近年来,中国国际学校的快速发展反映出,随着新富班数量的增加,中国家庭在全球范围内分配教育资源的能力和意识都有了很大提高。 2018年,中国大陆共有821所国际学校,包括121所外籍儿童学校、426所私立国际学校和274所公立国际系(班)。 2018年,新增87所国际学校,增长12%,创下近年来新高。 广东、上海、江苏和北京都有80多所国际学校进入前四名 其中,广东有130多所国际学校,排名第一。上海近110家;江苏省已达到90个,在全国排名第三。 (4)出国留学教育在中国留学的学生人数呈快速增长趋势。 2017年,中国留学生人数首次超过60万,比上年增长11.7%,近10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5% 对国际教育需求的迅速增长,为语言培训、参观学习、海外服务等创造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趋势有三个特点:年轻化、大众化和常态化。 根据《2017年中国留学白皮书》的研究结果,2017年出国留学的学生总数中有36%是本科生或以下,这已经成为出国留学的主要力量之一。 除了正规学校教育和学术教育之外,多样化的教育需求、教育选择、巨大的教育市场、各种社会价值和利益的商业、资本和公益游戏构成了新的教育生态。 城市化进程中,三类学校需要特别关注农村教育。蓝皮书指出,要处理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村教育,需要特别关注三种类型的学校:城市地区的大班级和大规模学校、乡镇寄宿学校和乡镇以下的小规模学校 这三种类型的学校反映了城市化进程中“拥挤的城市、村庄空、薄弱的村庄”的基本现实。 教育部要求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大班,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的大班 由于城市地区小学学生人数众多,教师采取了速度班、学位班、单双班等方式来提高入学率,这对学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长期的期望是,在空气混浊、流通困难的空教室里,学生的健康将受到严重损害。一旦传染病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受地方财力和土地资源的制约,班级规模过大的问题并不容易解决,需要在城乡教育总体规划中加以解决。 蓝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农村地区有107,000所小型学校,包括27,000所小学和80,000个教师职位,占农村小学和教师职位总数的44.4%。在校学生384.7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5.8%。 农村小学寄宿生934.6万人,占农村小学总数的14.1%。 新政策出台后,学前教育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公共福利”和“包容性”是主题。201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新政策)颁布后,引发了诸多争议。 新政策的出台意味着中国学前教育正面临一个新的转折点。 蓝皮书认为,学前教育发展的主线仍然是解决短缺和普及,强调普遍效益和高质量。 然而,学前教育的公平性没有得到重视。 首先,具有普遍利益上限的自然公园得到了公共财政最大的财政支持。然而,从其招生服务目标来看,它没有覆盖底层,更没有针对弱势群体。 其次,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这两种流动群体已经取代了原本纯粹由地理原因造成的不公平,成为义务教育阶段最大的问题。这仍将发生在学前教育阶段。特别是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管理体系后,对入学资格将有多重要求,这将进一步增加这一群体的入学成本。 最后,政府主导的普惠公司,虽然名义上是“20%”的市场导向和多元化空,但肯定会大大减少家长的选择。 学前教育发展的下一步必须把公平放在议事日程上,否则人们的满意度不会因为公众公园和普惠民经营的公园的增加而增加。 蓝皮书提到,私立幼儿园自1998年以来取得了较大发展,到2017年将占62.9%。 虽然学前教育在过去20年发展迅速,但学前教育资本化(以资本上市为方向)只是在2015年左右才开始,然后在过去两年发展迅速。 然而,随着新政策的出台,短期资本“嘉年华”正面临清算。 然而,全纳学前教育服务体系仍存在一些发展问题,如如何平衡公园统一定价标准与公园投资差异;如何处理住宅小区配套花园等面临的复杂产权关系。 益阳教育集团董事长、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会长张寿利提出以下建议:全纳学前教育服务体系不仅要建立民办普及型幼儿园的投入价格机制,还要改革公办幼儿园的管理体制,以加强学前教育经费的统筹规划和分配;坚持遏制资本的政策取向,积极推进以建立民间非营利机制为重点的基本制度建设;学前教育立法应侧重于机构立法,以弥补学前领域基本制度的不足。我们将建立多样化的学前教育供给结构,建立分类管理体系,并将小型和微型公园纳入政策和管理框架。 东部地区职业教育产业发展呈下降趋势。北京大学中国教育金融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田雷枝根据标记的关键事件节点将职业教育分为五个重要发展阶段。 首先是1978年的复苏阶段;第二个是1983年的发展阶段,当时农村地区的普通高中变成了职业学校。城市职业教育是多部门、多结构、多形式的。 第三个阶段是1997年的滑坡阶段。第四,2005年系统建设阶段1.0;第五是2019年系统建设的2.0阶段。该政策建议建立1+X证书制度,建立生产和教育一体化企业。数百万高职院校扩大招生 田雷枝根据当前产教一体化的难点和2019年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计划,指出了当前职业教育产教一体化和区域发展的一些情况。 蓝皮书认为,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有不同的发展趋势。 在中西部地区,职业教育融入区域产业的情况总体良好。 近年来,东部大量企业向内地转移,带来了发展职业教育所需的产业集群。 产业集群提供的税收增强了地方政府为地方产业提供职业教育的意愿。在中西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产学研结合日益成为县市政府的主导战略。 新兴产业集群提供的技术岗位逐渐增强了居民选择职业教育的意愿。 在东部地区,职业教育融入区域产业的程度呈下降趋势。 有人认为,东部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挑战在于:随着东部居民收入的增加,人们不想读职业教育;随着行业的发展,东部沿海企业需要更多的本科毕业生或者至少是高职毕业生。 一半以上的家长认为“减负”政策“越来越重”。改革考试和评价制度已经成为家长们最期待的措施。“减负”已成为2018年中国教育中的一个高频热词。为了了解家长对中小学生“减负”的满意度,2018年11月21日至12月24日,21世纪教育研究所和腾讯教育联合发起了一项关于家长对中小学生“减负”满意度的问卷网络调查。 本次调查共收集问卷6748份,其中有效问卷6744份,有效抽样率为99.94% 调查结果表明,“减负”政策吸引了大多数家长的注意,家长选择校外培训类型的倾向也随之改变。 然而,家长对“减负”政策的态度是矛盾的。“减轻负担”政策的效果没有得到大多数父母的承认。考试和评价制度的改革是父母最希望采取的措施。 大约一半的受访家长(50.85%)认为“学习负担更重”,44.48%的家长认为“没有变化”,只有4.67%的家长认为“减轻学习负担”政策对子女学习的影响“更轻”。 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家长认为学业负担没有减轻,而“减负”政策对减轻学业负担的效果远未达到预期。相反,它显示出“更多的减肥和更多的体重”的趋势。这一现象发人深省。 在“禁止各种杯赛和与进一步研究相关的统一测试”政策出台后,超过20%的受访家长在回答附近是否有类似的杯赛和统一测试时回答“相对普通”(22.21%)和“非常普通”(21.00%)。 然而,近30%的家长说他们“不清楚”(28.34%),6.38%的家长说他们“不清楚”,22.08%的家长说他们“相对罕见”,这反映了与高等教育相关的各种杯赛和统一考试的“冷却”趋势。然而,与高等教育相关的杯赛和统一考试的混乱局面尚未完全得到控制。 蓝皮书调查指出,在家长期望解决“减负”问题的措施中,被调查的家长选择了“改革高中入学考试和高考制度,采用反映素质教育的多元化录取标准”(72.18%),改革考试评价体系成为家长最期望的“减负”措施。 60%以上的家长(64.29%)支持“增加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减轻儿童进入高等学校的压力”。选择“提高教师素质,提高教学效率”的比例仅比前者低5个百分点左右 家长对“加强监督,切实落实减负措施”(53.38%)和“所有学校都应减负,以免造成失衡”(52.09%)的期望相当。 最少的选择是“加强对家长的宣传和引导”(27.40%),虽然大多数家长期望更多的外部措施,但仍有近30%的家长认为家长自身的转变是“减轻负担”的重要途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